離婚協議中給予子女財產的條款的變更與撤銷


發布日期:2014-12-31 00:00  發布人:國信公證處

公證實務中,經常遇到夫妻雙方離婚時在離婚協議中約定將夫妻共有財產歸其子女所有,其后又想撤銷或變更此項約定而前來公證處咨詢的情況。本文就此類情況與實際操作作簡要分析。

離婚贈與,是指夫妻一方或雙方在離婚協議中明確表示將己方財產部分或全部贈與子女的行為。與一般贈與相比,離婚贈與具有以下特點:一是受贈人與贈與人具有特殊的身份關系。離婚贈與中受贈人是贈與人的子女。二是離婚贈與成立的時間為協議離婚達成時,判決離婚不可能達成贈與協議。該離婚協議既可以于民政部門登記離婚時成立,也可以于人民法院調解離婚時成立。

一、離婚贈與的性質與效力

觀點一:夫妻一方或雙方在離婚時約定將己方財產歸其子女所有,系夫妻一方或雙方將財產贈與給子女的意思表示。

該贈與既不屬于經公證的贈與,也不具有救災、扶貧等社會公益、道德義務性質的贈與,故可依據《合同法》第一百八十六條第一款規定:“贈與人在贈與財產的權利轉移前可以撤銷贈與”,即允許當事人在贈與財產的權利轉移前撤銷贈與該財產的約定。

觀點二:此類約定并不適用《合同法》相關規定。

根據《合同法》第二條規定:“合同的定義是平等主體的自然人、法人、其他組織之間設立、變更、終止民事權利義務關系的協議。婚姻、收養、監護等有關身份關系的協議,適用其他法律的規定。”此類約定是夫妻雙方離婚協議的組成部分,與離婚協議構成一個不可分割的整體,應屬于身份關系的協議,所以不適用《合同法》關于撤銷贈與的條款。

《婚姻法解釋(二)》第八條規定:“離婚協議中關于財產分割的條款或當事人因離婚就財產分割達成的協議,對男女雙方有法律約束力。”根據該條款的內容,只要是涉及夫妻財產分割的約定,對雙方都有約束力,即夫妻雙方在離婚協議中約定將夫妻一方的財產或共有產歸子女所有,該約定對雙方均具有約束力。

任意撤銷此類約定違反了誠實信用原則。《民法通則》第四條規定:“民事活動應當遵循自愿、公平、等價有償、誠實信用的原則。”夫妻離婚后,一方不守承諾,隨意要求撤銷離婚協議中約定的行為明顯有違誠實信用原則,為法律所禁止。

觀點三:此類約定應視情而定。離婚協議一般包括人身關系性質的協議和財產關系性質的協議兩大部分,因此,離婚協議的性質屬于混合性的民事法律行為。

若財產贈與子女不以雙方妥協離婚為條件,那么離婚協議中有關財產分割的約定,系單純的財產關系性質的協議,屬于合同法的調整范圍。根據合同法的相關規定,贈與合同屬于實踐性合同,故在離婚協議中的贈與人在財產權利轉移前反悔的,可以請求撤銷贈與。

若財產贈與以雙方妥協離婚為條件,此時離婚協議中有關財產分割的約定,不再是單純的財產關系性質的協議,應適用《婚姻法》。同時,作為附條件的民事行為,當條件行為已經履行,該贈與應當已生效。如果當事人可以隨意撤銷贈與,既違背了誠實信用的基本原則,又可惡意利用贈與的撤銷達到既離婚又占有財產的目的。

觀點四:此類約定并不是贈與,而是為第三人利益的合同。

為第三人利益的合同是指當事人為合同關系外第三人設定了合同利益,由第三人取得利益的合同。

因為此類約定不符合民法中關于贈與的定義。贈與是雙方行為,而離婚協議中約定獲得財產權利的是子女,子女并非離婚協議的當事人,也未對該約定作出接受的意思表示,故贈與無法成立。

作者贊同第四種觀點。

二、離婚贈與的法律適用

離婚贈與不同于一般的財產贈與,離婚協議中財產分割協議與身份關系有關,應當優先適用婚姻法及相關法律規定,不應適用《合同法》關于贈與的規定。

首先,在離婚協議中約定夫妻一方或雙方將己方財產歸子女所有,通常是離婚時夫妻一方或雙方為了避免因分割財產爭議而離婚不成,緩和雙方矛盾的做法。

在現實生活中,離婚協議由當事人雙方協商確定,將夫妻一方所有的財產或夫妻共有財產約定贈與子女,有可能出于對另一方獨自撫養子女的經濟幫助或補償等原因,但在協議中僅寫明某項財產歸屬子女,對其中的緣由并不說明,此類情形并不屬于無償行為。

其次,離婚協議應當適用民事法律行為的基本準則,但這并不意味著離婚財產分割協議當然可以適用《合同法》,更不能將離婚財產分割協議中的房產贈與條款直接比照贈與合同處理。

從本質上說,當事人就離婚時分割夫妻共同財產問題達成的協議,是由于當事人之間身份關系的變化而引起的,故在衡量是否公平的問題上,無疑應當適用《婚姻法》的相關規定。

婚姻關系本質是一種身份關系,這種特定的身份關系伴隨著法定的財產關系,而這種法定的財產關系是允許婚姻關系當事人通過約定加以改變的。財產分割協議是平等主體的自然人之間變更民事權利義務關系達成的協議,具有民事合同性質,僅僅依據《婚姻法》可能無法調整。且在合同的訂立和履行等問題上,《合同法》的基本原理仍然是主要依據。否則,婚姻法及相關法律中未對財產分割協議做出規定的部分,就會處于無法可依的狀態。

當適用《合同法》與適用《婚姻法》發生矛盾或者適用《合同法》無法體現婚姻關系對當事人之間協議的特殊要求時,就應當以《婚姻法》為指導,謹慎排除對《合同法》中某些條款的適用。然而,這并不意味著離婚贈與可以適用《合同法》中關于贈與合同的相關規定。

三、因變更或撤銷離婚協議中關于離婚贈與約定的協議書公證

《婚姻法解釋(二)》第九條規定:“男女雙方協議離婚后一年內就財產分割問題反悔,請求變更或者撤銷財產分割協議的,人民法院應當受理。人民法院審理后,未發現訂立財產分割協議時存在欺詐、脅迫等情形的,應當依法駁回當事人的訴訟請求。”

根據該法條,我們可以看出,當男女雙方自愿在婚姻登記機關辦理了離婚登記手續一年以內,一方或雙方就離婚贈與條款反悔,向人民法院起訴,請求撤銷分割協議的,人民法院應當受理。

換言之,法律只規定了通過訴訟途徑變更或撤銷財產分割協議的內容并未禁止男女雙方自行協商變更或撤銷財產分割協議。故而當事人雙方向公證處申請此類變更離婚協議條款的協議書公證時,在當事人協商一致,明確知曉協議的內容及公證的法律意義后,公證處可以受理上述申請。

離婚協議是夫妻雙方就離婚及財產分割、子女撫養等事項達成的協議,根據合同的相對性原理,其效力僅限于離婚的雙方當事人。但離婚協議中約定夫妻一方或雙方財產歸屬子女的條款,其效力往往涉及第三人。此時,第三人是否有必要作為利害關系人前來公證處說明相關情況。

根據為第三人利益合同的相關理論,離婚協議如約定一方特定財產歸屬子女,實際上是夫妻一方向相對方允諾,將向子女給付指定財產;如約定雙方共同財產歸屬子女,實際上是雙方分別向相對方允諾,將向子女給付夫妻共同財產。因此,離婚協議約定夫妻一方或雙方財產歸屬子女,應視為夫妻一方或雙方向對方允諾為第三人(即其子女)設定利益的合同。

為第三人利益的合同,第三人不是締約人,合同成立后該第三人可以自行選擇接受或拒絕該合同利益。在合同成立且生效后,債務人應負有向該第三人履行的義務,如果債務人不履行義務,應當承擔違約責任。然而,第三人可以獨立享受權利,卻畢竟不是合同當事人,因此不享有撤銷或變更合同的權利。

那么協議離婚后,若一方或雙方不向子女為協議允諾之給付,作為第三人的子女有無給付請求權?

根據合同理論,判斷第三人有無請求權的依據,就是合同是否包含向第三人之允諾,無此允諾,第三人無請求權;有此允諾,向第三人給付合同就是利他合同,第三人有請求權。

離婚協議約定夫妻一方或雙方財產歸屬子女,探究其本意,是夫妻雙方就離婚時財產歸屬而向對方所作之允諾,而未包含向第三人之允諾。據此,協議離婚后,一方或雙方不向子女為協議允諾之給付,子女無給付請求權。

此類約定的成立無第三人的意思表示,通常為單純地給予第三人利益,在第三人明確表示受益的意思表示之前,不能取得權利,約定的效力處于不確定狀態,應允許當事人對約定予以變更或撤銷。若夫妻一方不為給付,一方構成違約,另一方有權請求其向子女給付,適用《合同法》中關于違約責任的規定。夫妻離婚后協商變更離婚協議的,同樣適用有關《合同法》關于合同變更的相關規定,不受第三人的限制。即從法律規定的內容看,在變更或撤銷離婚贈與條款時,無需經其子女的同意。

在實務操作中,考慮到公證預防糾紛、減少矛盾的社會功能,若受贈子女為成年人,可要求其前來公證處對相關情況進行說明,有利于辦證人員更全面地了解申請人的辦證意圖。

若受贈子女為未成年人,根據《民法通則》第十八條,“除為被監護人的利益外,不得處理被監護人的財產”的法律精神,應在筆錄中著重詢問雙方要求變更或撤銷離婚贈與約定是否是基于為其子女的利益的目的出發,并可在案卷中附加雙方有關其子女利益而撤銷、變更離婚贈與約定的聲明。

(周燕)
河北20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