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繼父母子女間繼承公證的思考


發布日期:2014-12-31 00:00  發布人:國信公證處

隨著我國離婚率與再婚率的不斷上升,組合家庭也越來越多,出現繼子女的家庭也在不斷增加,關于繼子女與繼父母之間繼承權的問題也成為了一個不可回避的熱點問題。繼父母與繼子女相互繼承遺產的權利系在扶養關系確立的基礎上得以實現,扶養關系的形成與解除關系到繼父母與繼子女間權利義務的行使。本文僅簡要地分析如何把握繼父母子女間的繼承權公證。

一、繼父母子女間的繼承權案例

今年,我處承辦了某一繼承權公證,案例情形大致如下:甲男與乙女于一九九九年登記結婚,當時男方甲系喪偶后再婚,女方乙系離婚后再婚,雙方均系第二次婚姻。婚后甲乙于一九九四年購買了一處房產,后于一九九九年,男方甲因身體原因,在本處申請辦理了遺囑公證,即甲百年后,將上述房產中屬于甲的部分遺留給乙一人所有。后甲于二〇〇八年去世,現乙帶著甲生前在本處辦理的遺囑公證書要求繼承甲的遺產。經問詢得知,甲的父母早年去世,均先于甲之前死亡,甲與前妻共生有三名子女,即甲一、甲二、甲三,三人成家后各自生活,與甲、乙關系處的并不融洽。乙在與甲結婚前,與前夫共生有兩名子女,即乙一、乙二。乙與前夫離婚時,乙一剛滿十八周歲、乙二只有十四周歲,且《離婚協議書》中約定乙一、乙二均由前夫撫養,乙每年支付乙二相應的撫養費直至乙二成年。

乙向本處咨詢時,曾表示甲的三個子女甲一、甲二、甲三,并不愿意來公證處辦理相關手續,表示能否僅憑甲生前所立的遺囑公證書為其辦理繼承權公證。本處工作人員答復,雖然乙有一份甲所立的公證遺囑,但按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貫徹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繼承法>若干問題的意見》第42條規定,遺囑人以不用形式立有數份內容相抵觸的遺囑,其中有公證遺囑的,以最后所立公證遺囑為準;沒有公證遺囑的,以最后所立的遺囑為準。因目前全國的公證處并未聯網,也不能查詢公民生前所立的公證遺囑,本處不能確定乙所持有的公證遺囑即為甲生前所立的最后一份公證遺囑,故本處不能僅憑乙所持有的公證遺囑為其辦理繼承權公證。本處告知乙,甲的所有繼承人均須來本公證處表態,他們是否持有其他甲所立的公證遺囑,他們是否對上述公證遺囑有異議。同時,本處工作人員告知乙,甲的繼承人包括乙、甲一、甲二、甲三以及乙與前夫所生的乙一和乙二。

此時,乙對于乙一、乙二是否有繼承權提出質疑,表示乙與前夫離婚時,乙一、乙二是隨前夫一起生活的,和甲都未見過面,乙一、乙二怎么會有繼承權。本處工作人員告知乙,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繼承法》第十條的規定,與繼父母有扶養關系的繼子女對繼父母的遺產享有繼承權。因此乙一、乙二和甲是否形成扶養關系,乙一、乙二對甲的遺產是否有繼承權等就相應問題須詢問過乙一、乙二后才能得知。最后,乙表示理解我處的工作,同時擔心產生不必要的麻煩,提出甲一、甲二、甲三與乙一、乙二可否分別兩天前來辦理相關公證手續。本處秉承“依法辦證、服務為民”的理念,為了預防糾紛,減少訴訟,同意了乙的要求。最終,乙順利申辦繼承權公證,憑繼承權公證書得以房產過戶。

二、繼父母子女間發生繼承權的依據

繼父母子女關系是指因父母一方死亡,他方帶子女再行結婚,或因父母離婚,扶養子女一方或雙方再行結婚,從而在繼父母子女間形成的親屬關系。在現實生活中,繼父母子女之間的關系通常存在兩種情形:一是繼父母子女之間存在扶養關系,如父或母再婚時,子女未成年或未獨立生活并與繼父母共同生活,繼父或繼母對其進行了撫養教育;二是繼父母子女間不存在扶養關系,如父或母再婚時,子女已經成年并已獨立生活,繼子女并不依靠繼父母撫養教育,同時繼子女在經濟上未供養繼父母,在生活上未扶助繼父母。

我國《繼承法》第十條規定:遺產按照下列順序繼承:第一順序:配偶、子女、父母。……本法所說的子女,包括婚生子女非婚生子女、養子女和有扶養關系的繼子女。本法所說的父母,包括生父母、養父母和有扶養關系的繼父母。……

我國《婚姻法》第二十四條規定:……父母和子女有相互繼承遺產的權利。

我國《婚姻法》第二十七條規定:……繼父或繼母和受其撫養教育的繼子女間的權利和義務,適用本法對父母子女關系的有關規定。

從上述我國《繼承法》、《婚姻法》的規定可以看出,繼父母子女之間發生財產繼承,須在雙方建立在有扶養關系的基礎上。所以繼父母子女之間繼承權發生的依據在于他們之間是否形成了撫養教育和贍養扶助關系,即有無扶養關系。有扶養關系的繼父母子女視同父母子女,他們之間有相互繼承遺產的權利,相互為第一順序法定繼承人;沒有扶養關系的繼父母子女之間就沒有相互繼承遺產的權利。

三、繼父母子女之間“扶養關系”的認定

學理上認為,“扶養”這一概念有廣義狹義之分,廣義上的扶養泛指特定親屬之間根據法律的明確規定而存在的經濟上相互供養、生活上相互輔助照顧的權利義務關系,囊括了長輩親屬對晚輩親屬的“撫養”,平輩親屬之間的“扶養”和晚輩親屬對長輩親屬的“贍養”三種具體形態。狹義的扶養則專指平輩親屬之間尤其是夫妻之間依法發生的經濟供養和生活扶助的權利義務關系。我國《婚姻法》按不同主體的相互關系對撫養、扶養、贍養分別規定,其“扶養”屬于狹義的理解;我國《繼承法》中沒有區分主體,統一使用“扶養關系”語句。從立法表述來看,可以認為,其實際上與世界上大多數國家的立法規范一樣,采的是廣義的扶養概念,即此概念中既包含了長輩對晚輩的撫養與平輩之間的扶養,同時也涵蓋了晚輩對長輩的贍養。

《繼承法》沒有規定繼父母子女間形成“扶養關系”的判定標準,在理論和實踐中也未形成統一的標準,如何認定“有扶養關系”,應從客觀與主觀方面來衡量。從客觀上說,雙方確實存在扶養的事實;從主觀上說,雙方有相互扶養的意思。如果客觀上雖無扶養繼子女的必要,但繼父母仍愿意扶養的,并且予以其他照顧的,也應認定有扶養關系。因此,繼父母不僅對未成年繼子女經濟上的供養或勞務上的扶助應認定為形成了扶養關系,對尚未獨立生活的成年繼子女的經濟上的供養或勞務上的扶助,以及成年繼子女對繼父母的經濟上的供養或勞務上的扶助,都應當認定為其之間形成了扶養關系。《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貫徹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繼承法>若干問題的意見》第30條規定:對被繼承人生活提供了主要經濟來源,或在勞務等方面給予了主要扶助的,應當認定其盡了主要贍養義務或主要扶養義務。因此,有學者總結出以下四種情形:1、繼子女受繼父母經濟上的供養;2、 繼子女受繼父母生活上的扶養、教育;3、繼子女在經濟上供養繼父母;4、繼子女在勞務上對繼父母給予主要扶助。只要出現以上情形的任意一項,即可認定為繼父母與繼子女之間形成了扶養關系。

四、繼父母離婚后繼父母子女間繼承權的判斷

最高人民法院1986年3月21日《關于繼母與生父離婚后仍有權要求已與其形成撫養關系的繼子女履行贍養義務的批復》中明確答復:繼母(父)與生父(母)離婚后,有負擔能力繼子女對其撫養教育的繼父母有贍養義務。《最高人民法院關于繼父母與繼子女形成的權利義務關系能否解除的批復》(1988年1月22日)中指出:繼父母與繼子女已形成的權利義務關系并不能自然終止,一方起訴要求解除這種權利義務關系,人們法院應視具體情況做出是否準許解除的調解或判決。所謂的“不能自然終止”的情形包括有扶養關系的繼父母子女關系并不因繼父母離婚而解除。所以,盡管繼母(父)與生父(母)離婚,婚姻關系消失,但繼父母與繼子女等人之間已經形成的扶養關系不能消失。從民法的權利與義務對等原則來說,已形成扶養關系的繼父母、繼子女,在繼父母與生父母婚姻關系解除后,仍相互享有繼承權。且對被繼承人生活提供了主要經濟來源,或在勞務等方面給予了主要扶助的,應當認定其盡了主要贍養義務或主要扶養義務。

五、結語

從上述闡述來看,繼子女與繼父母之間形成扶養關系的條件看似比較簡單,但實踐中繼子女繼承繼父母遺產的案件卻紛繁復雜,對于公證處而言,極易遺漏作為繼承人的繼子女而導致錯案。因此,正確把握繼父母子女之間的法律關系,對公證處準確高效地辦理繼承權公證有著重要意義。

(胡陳棟)

參考文獻:

1、史尚寬:《繼承法論》,中國政法大學出版社2000年版。

2、楊大文:《親屬法》,法律出版社2000年出版。

3、史尚寬:《親屬法論》,中國政法大學出版社2000年版。 

4、陳葦:《婚姻家庭繼承法學》,法律出版社2002年版。

5、張平華、劉耀東:《繼承法原理》,中國法制出版社2009年版。

河北20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