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證大有可為之提存業務


發布日期:2016-12-29 00:00  發布人:國信公證處

一、【名詞解釋】

提存,指由于債權人的原因而無法向其交付合同標的物時,債務人將該標的物交給提存機關而消滅債務的制度。

公證處提存是公證處依照法定條件和程序,對債務人或擔保人為債權人的利益而交付的債之標的物或擔保物(含擔保物的替代物)進行寄托、保管,并在條件成就時交付債權人的活動。為履行清償義務或擔保義務而向公證處申請提存的人為提存人。提存之債的債權人為提存受領人。簡言之即,將應交付對方的財、物交給公證處,視為已經交付,條件成就時,對方領取提存的財物。

二、【法律淵源】

提存作為法律制度有著漫長的歷史,它起源于博大精深的羅馬法。中國在20世紀50年代曾實行過提存制度,不久便銷聲匿跡。通常認為,1981年12月制定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經濟合同法》第19條第4款關于定作方受領遲延的規定,是中國立法上最早關于提存的規定,即“定作方超過領取期限6個月不領取定作物的,承攬方有權將定作物變賣,所得價款在扣除報酬、保管費用后,用定作方的名義存入銀行”。1986年頒布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對提存未作明確規定,只是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貫徹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若干問題的意見(試行)》第104條對提存作出了概括性的規定,即“債權人無正當理由拒絕債務人履行義務,債務人對將履行的標的物向有關部門提存,應當認定債務已經履行”,該規定將提存規定為債的消滅原因之一。司法部于1995年6月2日發布施行的《提存公證規則》,從公證機關如何辦理提存公證的角度,詳細規定了提存的原因、條件、程序、法律效力等問題。《合同法》第91條明確規定提存為合同權利義務關系終止的事由之一,并以第101~104條規定了提存的原因、風險責任、法律后果等問題,為提存提供了基本的規范。

《合同法》頒布七年后、《擔保法》頒布十年后,《中華人民共和國公證法》第12條作出了明確規定公證機構可以辦理下列事務之提存。應該說,到此,對提存這一法律制度的設計,從實體法到程序方才制定完成。盡管在此之前,司法部也曾規定公證處可以辦理提存公證,但那只是部門規章的規定,《公證法》從法律的角度規定公證機構可以辦理提存事務,其法律效力提高了。但是,提存并不是一項公證事項。

三、【提存的種類】

通說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擔保法》分別規定了提存的兩種類型。

1、清償提存:《合同法》第101條規定,債務人有法定情形的出現,難以履行債務的,債務人可以將標的物提存。《合同法》第91條又明確規定:“債務人依法將標的物提存”,“合同的權利義務終止”。這一功能即我們通常說的以債的清償為目的的提存。

2、擔保提存:《擔保法》第49條、第69條、第70條、第77條、第78條、第80條均規定了以擔保為目的的提存。

以上兩種提存類型在市場經濟還不發達,人們財富積累還不膨脹的昨天,已經涵蓋并解決了大部分需要提存的場合。隨著經濟的發展,新的財產流轉關系和交易手段(譬如網上交易支付)已經應運而生,死板的固守上述兩種提存模式是公證處對提存業務的不適當限制,也是我們公證人對提存業務可靈活操作優勢特性的放棄。為了公證業務日后擴容的需要,同時也為了現實公證業務的準確開展,我們的公證人又提出了信托提存這一新類型的提存。

信托提存:委托人基于對受托人(公證處)的信任,將其財產權委托給受托人,由受托人按委托的意愿以自己的名義,為受益人的利益或者特定的目的進行管理或處分的行為。實務中,監護人、遺產管理人、遺囑人或贈與人為保護被監護人、繼承人、遺囑受益人或未成年受贈人的利益,將其管理、贈與或遺囑處分的財產提交給提存機構,待上述受益人能夠管理自己的財產時或提存人設定的其他條件成熟時,由提存機構轉交給受益人的提存可歸為此類。

四、【法律適用】

1、清償提存:《合同法》第101條規定有下列情形之一,難以履行債務的,債務人可以將標的物提存:(一)債權人無正當理由拒絕受領;(二)債權人下落不明;(三)債權人死亡未確定繼承人或者喪失民事行為能力未確定監護人;(四)法律規定的其他情形。標的物不適于提存或者提存費用過高的,債務人依法可以拍賣或者變賣標的物,提存所得的價款。

該種類型的提存業務辦理的“難點”在于對“債權人無正當理由拒絕受領”的認定。相交于《合同法》第101條規定的剩余兩種提存情形,我國《民法通則》及司法解釋中的關于宣告失蹤、宣告死亡及監護等相關條文已經做了相關規定,唯獨對“債權人無正當理由拒絕受領”的認定未有部門法及相關司法解釋予以明確。而該“難點”的突破點其實還是在公證處的能力范疇內,那就是保全證據公證的運用。用郵寄送達保全、電話錄音保全、互聯網聊天記錄或電子郵件保全等多種形式固定“債權人無正當理由拒絕受領”的事實,再辦理提存,消滅債權債務,最終讓債務人變被動為主動,保護債務人的合法利益。

從合法性的論證還是實際操作的可行性,可以說沒有比公證處更適合辦理提存業務的其他機構了。更別說早在1995年6月2日司法部就發布施行了《提存公證規則》,詳細規定了提存的原因、條件、程序、法律效力等問題。雖然這是一個部門規章,法律位階較低,但通觀全國還未有一部詳細記載提存事務的專門法或特別法。而當到公證處辦理提存業務這種行為成為解決債務清償困難時的一種習慣時,可以說該《提存公證規則》就成為了我國提存領域的“根本大法”,抑或是將來出臺有關提存的部門法或特別法,公證提存業務將會是其中濃墨重彩的一筆。

之前有幸在剛進公證處工作時,就參與了《破產法》頒布以來最大的破產重組案件的債務清償提存,雖然那個時候懵懵懂懂,一知半解,但是整個案件辦證思路至今讓人記憶猶新。

申請人拿著人民法院的判決書來到我處,希望將破產重組方案中確定的其中一項對某外地債權人所負債務進行消滅。申請人之前已經單方面用多種途徑通知債權人前來領取錢款,但是債權人一直以人在外地不方便前來領取等各種理由拒絕領取錢款。我處公證人員聽完申請人講述后,分析事件背后真實原因,加上前期參與了該破產重組案件,結合多年辦證經驗及時就該事件拿出了整套公證服務方案。

首先,在辦理提存前,用電話錄音保全和郵寄送達保全,以公證書的形式將債權人無正當理由拒絕受領的事實固定下來。可以說這一步尤為關鍵,這是辦理提存的先決條件。我們知道“債權人無正當理由拒絕受領”是非常主觀的,債務人單方面的電話溝通也好,郵寄書面材料也罷,將來都會遭到債務人無情的否定。但是,通過保全證據公證,在公證員的監督下,我們的公證書將會成為不容反駁的證據。

在保全證據公證書出具后,債權領取通知期限一過,申請人隨即辦理了提存。公證處出具提存證書后,又由公證處這一提存機構向受領人寄送提存款領取通知書并以錄音電話口頭告知兩種形式通知受領人。

時隔兩年后債權人最終來到公證處領取了提存款,并表示沒想到還有這種債務清償方式,直呼“著了公證處的道”。

2、用提存的方式進行資金監管:

a、債的雙方在合同(協議)中約定以提存方式給付的。特別是在互負給付義務的買賣合同中,一旦買賣合同標的額巨大或買賣雙方當事人首次交易的時候互不熟悉、互不信任,合同雙方往往希望將合同價款進行提存,并在提存時設立領取錢款的條件,當條件成就時,公證處將提存款分批或全部發放給領取人,最終達到完成交易的目的。

事實上,在誠信機制缺失的當下,以公證處這個第三方提供的安全賬戶為引子,督促交易雙方遵守契約精神,預防交易欺詐,保障交易安全,是十分行之有效的。辦理該種類型的提存業務,在合同條款審查后能夠幫助交易雙方完善修改合同文本,并在提存款領取前提條件的設定中給出建議,都非常考驗我們公證人。一旦交易雙方確定辦理合同公證并同時辦理提存,那么資金監管的責任便落到了公證處手里,提存款領取條件成就與否及提存款領取過程,合同交易雙方一同前往公證處向承辦公證人員說明為最佳。

b、為了保護債權人利益,保證人、抵押人或質權人請求將擔保物(金)或其替代物提存。該條是《提存公證規則》中根據當事人協商后可以向公證處申請辦理提存公證的情形之一,相應的法條散見于《擔保法》第49條、第69條、第70條、第77條、第78條、第80條及《物權法》第191條、第226條等。該種類型的提存業務辦理時,一般債權債務法律關系已經成立一段時間,主要發生保證人、抵押人或質權人在履約過程中想要提前脫離履行過程中的擔保,抽身離開該法律關系的束縛,而與他人協議約定向第三人提存。

但《擔保法》及司法解釋并未對該約定的第三人做詳細描述,導致實踐中上述條款往往被束之高閣,知曉公證機構可以辦理提存業務的也少有問津。公證機構辦理該種類型的提存業務時,原債權債務法律關系已經成立一段時間,故原債權債務法律關系是否真實存在的審查,將成為辦理提存的先決條件。同時,債務人是否應該知曉債權人與擔保人的提存行為是值得注意的問題。如果債務人知曉會不會導致債務人出于惡意心里故意不再繼續履行合同導致違約,進而需要通過實現擔保物權領取提存款來清償債務,會不會損害提存人(原擔保人)的利益。亦或是債權人與擔保人(提存人)惡意串通,將原足額擔保的擔保物(金)中的部分進行提存,導致同一債權債務法律關系中的其他擔保人將要承擔更多的擔保責任。

c、司法機關或行政機關因執行公務而申辦提存公證。因公權力行使而產生的提存將是我們可以嘗試介入辦理的業務。在執行過程中,會存在債權人懈于領取執行結果,譬如上述破產案件。但被執行人懈于執行會是更為普遍現象,司法機關將被執行標的執行完畢后,被執行人出于抗拒心里不予配合領取剩余價值,司法機關亦可將該剩余價值部分提存于公證處,最終完結執行程序。

相應的行政機關進行的行政處罰、行政強制、行政征收、行政征用、行政裁決、行政給付、行政獎勵等具體行政行為過程中的標的提存也是可以探討的新領域。

d、監護人、遺產管理人為保護被監護人、繼承人利益,請求將所監護或管理的財產提存和遺囑人或贈與人為保護遺囑受益人或未成年的受贈人利益,請求將遺囑所處分的財產或贈與財產提存的,該類型的提存即可視為信托提存。

我們經常辦理的未成年人名下房產出賣。我國《民法通則》第18條規定:“監護人應當履行監護職責,保護被監護人的人身、財產和其他合法權益,除為被監護人的利益外,不得處理被監護人的財產。監護人履行監護的權利,受法律保護。”出于各種原因或目的而需要出賣未成年人名下的房產時,將房產價值的相應款項提存在公證處,待未成年人名下的房產出賣后,在提存款領取條件成就時,領取人領取提存款。通常領取提存款的條件為年滿十八周歲或重新購置不少于提存款金額價值的房產。

不動產登記部門一直將此種操作模式作為未成年人房產轉移登記的最佳選擇沿用多年,是不無道理的,因為上位法規定了需要保護被監護人的利益。擴大到我們辦理其他公證事項譬如遺產繼承權公證,繼承權案件中存在未成年繼承人或無民事行為能力人或需要特別照顧的人,但上述繼承人繼承被繼承人遺產后譬如房產繼承后需要變現供上述弱勢繼承人日常生活需要等。

曾經,一位未成年繼承人的外祖父母找到公證處,希望替其那未成年的外孫想想辦法,以保護其合法權益不受侵害。被繼承人因車禍遇難離世后遺留了相當數量的存款及房產,還有車禍肇事方及其保險公司的死亡賠償金等相關費用。現被繼承人的子女還十分年幼,外祖父母考慮其女婿將來再婚及再婚后再育問題,希望將其外孫應得的部分單獨分開出來。問題的焦點也正在于此,孩子父親和孩子外祖父母都不想將孩子應得份額交由對方保管,繼而求助公證處。

該事件中被繼承人離世后遺留的相當數量的存款及房產是被繼承人的遺產,應該按照繼承權公證進行辦理。但是肇事方及其保險公司的死亡賠償金等相關費用并不是死者的遺產范疇。老人覺得遺產部分外孫子繼承后畢竟還是需要跟其父親生活的,且房產部分一旦繼承無法輕易處分,他們還是比較放心的。但是死亡賠償金等相關費用數額巨大,且使用處分簡單,這才是他們所焦慮的地方。了解完老人的訴求,本處告知老人可以將其外孫應得部分提存在公證處,由公證機構代為保管,并可以設立領取條件,條件滿足時方可領取該筆款項。譬如孩子升學,譬如孩子身患重大疾病,再譬如孩子成年后自己前來領取。方案一經提出便讓老人滿心歡喜,直呼回去后和女婿商量就這么辦。該事件中提到的提存即可視為信托提存。

五、【總結】

《提存公證規則》是我國目前有關提存制度最為詳盡的部頒規章,也是唯一一部專門提存“立法”,但提存制度作為民法制度的重要組成部分,僅僅規定于一個部門規章中是遠遠不夠的。而現行的《合同法》中的提存規定又是十分簡陋的。目前法學界關于修訂民法典的呼聲高漲,如果在將來修訂民法典過程中,能以《提存公證規則》為基礎規定公證提存實體制度,將公證提存制度確認下來,將會讓我們公證提存變得大有可為,特別是民法典法的法位階高于《公證法》的情形下,公證提存將會變得更加名正言順。

河北20选走势图